• 4

  • 评论2

  • 分享

  • 收藏

相机LIFE | 奥林巴斯的陷落

捷尔任斯基

2020-06-28 17:51浏览 3271

相机LIFE | 奥林巴斯的陷落
奥林巴斯的明天也许会更好

 映像事業の譲渡に関する意向確認書の締結について 


2020年6月24日,奥林巴斯日本官网,披露了如此一则信息。作为在日本东证1部上市的企业,它忠实的向投资者公布,将映像事業事业让渡给日本産業パートナーズ株式会社,现在已经签订了意向书。这代表的是奥林巴斯终于要甩掉一个大包袱——连续亏损、营收占比在个位数徘徊、看不到盈利可能的相机业务。

但对于投资者以外的摄影、相机玩家来说,心情就格外沉重。



作为一家日本精密机器光学企业,奥林巴斯刚刚度过百年生日。而如果从1937年,奥林巴斯开发第一台照相机算起,奥林巴斯相机业务已经开展84年。

在上一篇推送中刚刚提到,奥林巴斯作为企业的组建是由于日本近代制糖工业萌芽,工业制糖急需显微镜观察结晶,因而专门成立仿制、研发日本国产显微镜,从而走上了光学企业发展的道路。

而深入光学领域、快速发展,则是因为战前日本军部对于光学兵器的需求而膨胀。我还没来得及铺陈奥林巴斯战后的崛起和辉煌的OM时代,今天就等到了奥林巴斯将整体出售映像业务的消息。

虽然有些突然,但对于我来说,这一天来的并不意外。



01属于奥林巴斯的至暗时刻

时代与时局

虽然我极为喜爱OLYMPUS这一铭牌,不论是胶片时代的OM与PEN,还是数码时代的OM-D与PEN-F,都是我眼中写真器材史上的高光与经典。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奥林巴斯相机业务早就到了“危急存亡之秋”。


时代·画幅与智能拍照手机的冲击



奥林巴斯的鼎盛时期有胶片,数码两个分野,在胶片时代是OM系列单反相机,凭借精巧紧凑的机身设计在市场上大获成功,同时PEN系列半格相机和米谷美久让奥林巴斯相机进入传奇的名录。而在数码时代,则是卡片式数码相机井喷以及最先采用无反设计M 4/3系统联盟建立这两个高光时刻。


但这两个时代已经远去,卡片式数码相机,也就是所谓的小DC早已被半导体革命的洪流所冲毁,如今变成了小红书里“复古CCD”的遗老式时尚,而最近的高光时刻,也就是M 4/3联盟建立,距今也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了。



诚如一些言论所说,M 4/3的优势在于打碎反光板的M,而非画幅尺寸有些局促的4/3,在半导体技术不停革命进化的今天,M 4/3无反相机的前途命运早已晦暗。


作为M 4/3联盟的发起人,松下已经加入了L卡口全画幅阵营,虽然在风雨飘摇的数码相机市场中,无力抵抗整体出货量下跌的趋势,但总算拿到了一张面向下一个世代的船票。


而对于奥林巴斯来说除了先天画幅尺寸劣势之外,还遇到了数码相机市场寒冬的摧残,在2019财年,主流相机厂商几乎全部遭遇到了营收收窄、利润下降甚至亏损的问题,奥林巴斯也不例外,并且是亏损幅度最严重的一家。

虽然智能手机已经不再保持超高速增长,但具备不错的拍照与视频能力的手机,对相机市场的冲击仍然没有停止,当小米推出1亿像素手机之后,富士发布没两年的1亿像素中画幅也沉默了。


虽然这两个1亿像素有天壤之别,但是对于群体庞大的普通消费者来说,对于前面的1亿像素,有着更旺盛的购买欲望,毕竟手机人人都需要,有1亿像素更好。但是对于相机来说,人们都用手机拍照,那么谁还来买相机呢?

奥林巴斯自己也提到:“オリンパスは、スマートフォンやタブレット端末等の進化に伴う市場の急激な縮小”(随着智能手机和平板终端等的进化,市场急剧缩小)。


智能拍照手机基本上已经将小画幅的卡片相机的命革完了,正在逐渐影响1英寸以及M4/3画幅,同时奥林巴斯在相机市场也被全画幅不断压缩生存空间,双向的挤压让奥林巴斯相机艰难的呼喊:


I can’t breathe!


时局·疫情与奥运推迟


近期,难以呼吸的不只是奥林巴斯映像,全球疫情对各行各业造成了史无前例的负面影响,当然也会波及相机市场,当人们不在出门、旅行、聚会、游玩,那么如何产生对相机的需求?



在日本光学企业的财报上,2019财年Q4,也就是2020年1月到3月左右,都遭遇了明显而猛烈的营收下跌。


但更重要的是,疫情导致日本2020年奥运会延期,这成为了导致奥林巴斯陷落的最后一根稻草。


传统的主流相机厂商,例如佳能、尼康,往往会根据夏季、冬季奥运会的举办,进行周期性的产品更新,例如佳能今年发布的EOS-1DX Mark III以及Nikon的D6,甚至稍早索尼发布的α-9 Mark II,都是为了奥运会而准备。


而一场四年一遇的体育盛会,也会给相机市场注入活力,全球大流动的游客、成千上万的体育记者都需要更新相机、镜头等设备,根据CIPA以及BCN释放的统计,每逢奥运年月,相机企业的销量都会有明显的提升,以及对未来一定时期的带动作用。


而2020年奥运会推迟至2021年举办,又让相机厂商们失去了一个可以喘息的机会,许多相机厂商不约而同的推迟新产品的正式上市时间,例如Nikon D6、Canon R5以及索尼一系列新产品。



奥林巴斯在奥运来临前发布的旗舰相机EM-1X,这台一体化手柄设计的旗舰机型有着不错的参数和表现,但回到那个永恒的问题上,这台相机从体积、重量、价格上来说,和全画幅旗舰相比,并没有什么什么明显的优势。

虽然在欧美、日本本土销量尚可,但是面对新兴国家市场争夺失败,M 4/3话语权不断衰落的情况下,新的性能至上产品并不能拯救一切。




02光学与医疗

/ 此退彼进


这原本是光学、印刷与医疗中将要提到的部分:日本许多光学企业,在通过光学发家,60-90年代涉足印刷业之后,纷纷都走上了医疗相关的道路。而实际上,医疗也成为了这些老牌光学企业下一个世代的船票。


例如佳能收购东芝医疗后,很快成为了第四大业务,并且增长势头稳定,尼康也引入了医疗器械的经营,虽然没有起色,但未来或许是一根救命稻草。


而早年间宾得的人造骨等医疗部门是豪雅收购时最为眼红的业务线,反而将宾得医疗吃干抹净后,把宾得相机业务又打包扔了出来,可见医疗业务的前景和现金贡献能力。


任职于奥林巴斯的相机设计师米谷美久,就是PEN、OM-1、XA等经典相机的创造者,他后来干到了奥林巴斯的常务,曾在2008年的一次内部讲演会上提到:


「企業はどんな変化にも耐えるだけの力を、そして止めても止まらない勢いを持ってい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のです。

大意为:企业必须有经受任何变化的能力,并且有永不停歇的气势。对于奥林巴斯来说,退出经营了84年的相机业务,是面对市场变化的选择,毕竟整个企业还要继续向前。在米谷美久说这段话的时候,奥林巴斯算得上如日中天,营收一万一千亿日元,员工三万七千多人。



来源:奥林巴斯2019年会社案内


对于奥林巴斯来说,医疗就是传统了,从显微镜发家的奥林巴斯,很快在战后进入了医疗光学发展的快车道,而2000年后,奥林巴斯医疗器械业务更是爆发式增长,医疗部门的营收占比从2008年的不到30%,已经成长到2018的80%的,10年间让奥林巴斯从一个纯粹的光学企业,兼顾医疗机械与相机制造,蜕化为一家主要的医疗光学器械企业,因为这10年间,增长的是医疗,退去的就是映像。



医疗内视镜是奥林巴斯核心业务


映像业务从2008年占比超过30%,一路下跌,到2019财年,映像业务营收占奥林巴斯整体营收约为5.5%,数额为436亿日元左右,已经是奥林巴斯近八千亿日元营收中的零头。但2019财年映像部门营收缩减达到了10%左右,而亏损却高达100亿日元,这已经是继上一财年182亿亏损之后的二度重创。


不论是从技术、市场角度,还是从资产、财报角度,奥林巴斯映像已经从奥林巴斯的荣光,变成了整个会社必须剥离的不良业务。如果奥运如期到来,如果2020年经济复苏,或许这一举动还会暂缓,还有观望的余地,但随着疫情等雪上加霜的情况出现,奥林巴斯终于做出了这个决定。



从市场反馈来说,奥林巴斯无疑作出了一个聪明的决定,在公布“让渡”意向后,第二天交易日,奥林巴斯的股票涨幅就超过了10%。




03产业互助基金

经验丰富的接盘侠


日本産業パートナーズ株式会社,JIP。


这家经验丰富的接盘侠株式会社旗下管理着多支PE基金,其主要股东为瑞穗,瑞穗作为日本的老牌金融集团,触角遍布日本上下,许多日本著名上市公司,瑞穗都有一定的持股。


宾得在遭遇豪雅闪击战的时刻,创始人家族就曾求助于瑞穗银行手中的股份,期待瑞穗充当白骑士,阻击对手,而目前瑞穗银行仍然是佳能的大股东之一。


不能简单的将JIP理解为处理不良资产剥离的资产管理公司,和国内信达之类的资产处理公司不同,JIP并不是将奥林巴斯映像部门打包分解,固定资产出售,债务打包处理,或者债转股等等。


JIP的主要业务是カーブアウト以及MBO收购,カーブアウト就是Carve-Out,主要负责剥离上市公司的非核心业务,接手后重组经营,或者单独上市亦或是打包整体转手。



在此之前,JIP已经有过不少成功经验和案例,诸如著名的索尼VAIO项目,JIP旗下VJHD控股95%,索尼仍然保留5%的股份,使得VAIO在JIP的控制下独立运营,重新开展业务。在脱离了索尼的渠道之后,VAIO专注于新兴国家市场以及日本本土,虽然不能说被剥离后大获成功,但的确走出了不同于融于索尼集团体系的道路。


根据奥林巴斯公布的让渡信息,可以知道奥林巴斯的相机业务会依旧保持“OLYMPUS”品牌,以及继续维持相机业务,而且或许奥林巴斯仍然会保留一定的股份,但会在JIP控制下继续独立运营。


JIP会将单独成立公司的奥林巴斯相机业务进行重组,对企业内的人员进行调整,也会对奥林巴斯的相机产品线和经营方阵继续调整,或许会让奥林巴斯的相机业务得到新生。




04未来的奥林巴斯相机走向何方?

/Make OLYMPUS Great Again


今天奥林巴斯披露了这一消息后,竟然有些相机玩家在二手平台出清奥林巴斯相机。不得不说,这样的操作有些过激,毕竟从目前的状况和JIP的过往历史来看,奥林巴斯相机仍然会活跃在市场上,甚至有可能会比现在以5.5%的营收比例留在奥林巴斯集团内有更好的发展。


奥林巴斯中国也贴出公告,将继续维持映像事业在华业务,从目前来说,奥林巴斯同JIP的交易,不会导致这个百年光学品牌相机业务的倒塌,相机销售、售后维修未来一段时间依旧会维持原态,不过镜头路线图以及新产品的发布会必然会受到影响。


独立运营的奥林巴斯相机会社或许会对目前奥林巴斯的相机、镜头业务进行调整,相机市场消费者或许会看到更纯粹专注于单一业务的奥林巴斯,目前的EP系列家族和OM-D系列产品线,或许会迎来精简。


OLYMPUS永远屹立世界相机之林


而继续保持M 4/3业务之外,未来的奥林巴斯相机加入全画幅卡口联盟也是一个可以考虑的选择,而对于M 4/3画幅来说,固定镜头方面和视频方面或许仍然拥有优势,但纯粹的静态摄影相机方面,M 4/3的时代已经远去,JIP或许会更加慎重的研判这一趋势。


维持奥林巴斯相机业务的独立运营,是可以期待的幸运,但剥离了奥林巴斯之后,难免要遇到技术人才流失和研发工作停顿甚至重起炉灶的问题,就如VAIO重新成立后,变成了一个只有百人的小公司。当然对于奥林巴斯相机业务来说,现在已经足够“小”,但未来能否更美,需要JIP和时间来告诉我们。


我期待的是,JIP重组和建立新会社之后,能够喊出一个振奋人心的口号:


Make OLYMPUS Camera Gerat Again!



END

评论

暂无评论,快来添加评论哦